公司动态 集团动态 行业资讯 媒体关注 政策法规

行业资讯

加快推动制造业 高端化品牌化绿色化转型

来源:新华社 发布时间:2018-09-21

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当前,我国制造业创新能力还不够强,关键核心技术对外依存度偏高,以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创新体系尚不完善,必须依靠创新推动产业更好转型升级。

 

应以制造业转型升级和抢占国际竞争制高点为主要目标,通过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业态创新、品牌创新和管理创新等手段推动制造业加快向高端化、品牌化、绿色化转型,提升产业的整体效益和综合竞争力。

 

关注产业变革新趋势

 

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不断深入,一些发达国家纷纷提出以重振制造业为核心的战略布局,全球制造业格局发生深刻变化,并带来制造业技术体系、生产模式、组织形态的重大变革,全球制造业发展呈现出智能化、网络化、服务化、绿色化等新趋势。

 

一是生产方式更加智能化。

 

随着“大物移智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以及信息化水平的普遍提高,数字技术、网络技术和智能技术日益融入产品研发、设计、制造的全过程,推动产品生产方式的重大变革。主要发达国家和跨国企业均把智能制造作为新一轮发展的主攻方向,一些跨国企业也纷纷加大对智能化改造、先进机器人研发的投入力度,传统制造加速向以人工智能、机器人和数字制造为核心的智能制造转变。

 

二是组织方式日益网络化。

 

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推广普及,特别是互联网的应用发展,带来制造业生产方式的重大变化,也推动了制造业企业组织流程和管理模式的创新,内部组织扁平化和资源配置全球化成为制造业企业培育竞争优势的新途径。与此同时,网络发展带来的众创、众包、众筹、线上线下互动等方式,可以汇聚全球的创新资源为企业提供生产研发服务,网络协同创新方兴未艾。

 

三是产业链条服务化趋势明显。 

随着制造业和服务业融合程度不断加深,服务化已经成为引领制造业升级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是制造业向中高端迈进的重要标志之一。服务型制造日渐成为新的产业形态,推动制造业企业从单一产品提供商向产品与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变,产业价值链重心由生产端向研发设计、产品销售、品牌推广和售后服务等环节转移,推动全生命周期管理、总集成总承包、电子商务等新业态和新模式快速兴起。众多知名跨国公司的主营业务都已经实现了由传统制造向制造服务的转型。

 

四是生产过程加速绿色化。


随着制造业发展与资源环境制约的矛盾日益突出,为实现资源能源的高效利用和生态环境保护,主要发达国家纷纷提出绿色化转型战略和理念,“绿色制造”等清洁生产过程日益普及,节能环保、新能源、再制造等产业快速发展,并成为发达国家重塑制造业竞争力的重要手段。

 

应对产业发展新挑战

 

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快速发展,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工业国,形成了门类齐全、独立完整的产业体系,总量规模大,参与国际分工程度高,在全球制造业中占据重要地位。目前,我国制造业总量规模全球第一,结构调整成效显著,竞争力和创新能力亦有明显提升。

 

经过多年的持续快速发展,我国工业总体规模不断扩大,综合实力显著增强,不仅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也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2010年,我国制造业占全球比重为19.8%。到2015年,这一比重进一步上升至26.7%

 

同时,我国制造业结构调整步伐加快。新一代电子信息、高端装备制造、节能环保、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保持较快发展,2017年底,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占GDP的比重提高至10%左右。高技术产业快速增长和占比的提高也是工业结构不断优化的重要表现,近5年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速保持在13%以上。部分先进制造业前沿领域表现也颇为抢眼,2017年工业机器人和新能源汽车产业同比分别增长68.1%和51.1%。

 

近年来,工业企业研发投入快速增长,企业研发投入强度从2008年的0.61%增加到2017年的1.1%左右,我国制造业技术水平持续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显著增强。


尽管我国制造业发展取得了一系列可喜成果,但仍存在一些突出问题有待解决。“一是有效需求不足,产能过剩矛盾凸显,产品供给不能完全适应消费结构升级的需求,需要提高供给侧对消费结构升级的适应性和灵活性;二是“大而不强”问题突出,部分行业领域关键核心技术缺失、产品质量不高;三是传统比较优势弱化、成本高企、资源环境约束趋紧、体制机制制约等问题突出;四是产业向中高端迈进受到发达国家“再工业化”和新兴经济体“分流”的两头挤压,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难度正在加大。

 

培育国际竞争新优势

 

为应对新一轮全球制造业竞争,切实提升我国制造业核心竞争力,应把握发展机遇,不断提高制造业创新能力和基础能力,推进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深度融合,推动制造业朝高端、智能、绿色、服务方向发展,培育制造业的国际竞争新优势。

 

一是全面提升工业基础能力。


工业基础能力直接决定了产品的性能和质量,是建设制造强国的重要基础和支撑。但长期以来,我国关键基础材料、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先进基础工艺和产业技术基础发展严重滞后,使我国制造业长期处于全球制造业产业链的中低端,成为制约我国制造业发展的“卡脖子”难题。必须加快实施工业强基工程,围绕向中高端发展和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需求,梳理出需要重点攻克的关键基础材料、核心基础零部件、先进基础工艺、产业技术基础等瓶颈制约,集中力量逐一突破。


二是促进重点领域实现突破。


在加快发展智能制造方面,着力攻克关键技术装备,夯实智能制造基础,培育推广智能制造新模式,推进重点领域智能制造成套装备集成应用;在全面推动绿色制造方面,加快实施传统行业绿色改造升级,积极引领新兴产业实现高起点绿色发展,推进资源高效循环利用;在积极发展服务型制造方面,引导企业通过创新设计、供应链管理、全生命周期管理、总集成总承包服务等,延伸服务链条,促进服务增值;在推动传统产业升级方面,重点支持轻工、纺织、机械等传统行业技术改造、共性技术研发和核心零部件国产化,推动传统产业内涵式发展,同时更好促进创新成果转化,推动实现清洁生产。

 

三是加强质量品牌建设。


加强质量品牌建设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提升产品质量、改善服务、技术创新的过程。为此,要把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作为增强企业和产品竞争力的重要抓手,按照中央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部署,实施质量强国战略,开展质量品牌提升行动,支持企业提高产品全生命周期质量追溯能力。

 

四是推进各类要素融合发展。


随着制造业智能化、网络化、服务化步伐加快,制造业与相关产业和要素深度融合,催生了更多引领制造业发展的新模式、新业态。为此,要把握“制造业+”发展趋势,按照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的新要求,促进各种要素深度融合,推动“制造业+生产性服务业”“制造业+互联网、大数据”等产业加快发展。